白免

想写受是一种只有七天记忆的神奇物种(姑且暂定人鱼,因为人鱼好看,不过好像人也不错)
然后攻遇到受,一见钟情,到了第八天本来想告白,结果发现受把他忘了
在这之后无限轮回,知道受再也忘不掉攻为止(本来想就让受记不起来算了,不过今早刀子吃的有点多,就不给自己添堵了)
等我想好用在哪个cp上估计会写。。。大概。。。

在军训的七天里

根据本人军训体验亲身取材

被军训和舍友折磨到想死的时候想梗和看书就是我唯一的发泄渠道

日记体

ok?

8月21日

嗯哼!

在本小姐初三一年不懈的努力下,本小姐稳稳地拿到了以学校总体颜值极高出名的墨香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明天就是军训的日子啦!不知道墨香高中的老师是不是像传闻中的那样有才又颜好呢诶嘿嘿嘿~

本小姐我真是期待呢~

啊不行口水流下来了,要淡定,要优雅,嗯,我是个正经的人,才没有在期待班主任和教官的颜值呢

嗯,没有!

今天就早点睡啦~

明天要美美的去拜见传说中的墨香高校。

不过好像墨香高校还有个铜臭分校?

这个分校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啊?

记得好像是说要和我们一起军训的来着。。。

8月22日

啊————

要死啦————

六楼上下三次啊————

一次拎着行李箱,一次抱着被子和床垫,还有一次是因为常住生要买指定的床单被套

早说嘛

早说我不用带床单被套我就可以把空出来的地方用来多装几本书了嘤嘤嘤

还有,进校门的时候不让家长帮着拎进来说是要让孩子成长我认了,本来就是高中生了,自己拎行李不算什么,就算爬六楼我也认了。

but!

为什么一个宿舍六个人,就我一个是真的自己拎行李的?

为什么就我一个自己铺床铺、自己套被套、自己收行李????

为什么我一推门进去发现里面站着一堆家长?????

什么鬼!

区别对待啊!

算了,自己搞就自己搞

啊,不过还是要谢谢两个人

一个是从校门口帮我抱了被子到宿舍底下还在下面等了我好久的小哥哥,我上下楼速度比较慢对不起啦,让你等了那么久。小哥哥好像是13班的,我12班,以后有机会认识的话有事可以找我的,我觉得我还是很有用的~

还有一个是帮我整理了一下床铺的阿姨,为了谢谢她,我宣布,这六天,她女儿我罩了!

以及,我还是要嚎一句:为什么要让死宅自己上下六楼搬行李啊!为什么只是不让死宅的父母进校帮死宅拿点东西啊!这个学校是不是对死宅有什么意见啊?!

见到班主任啦~虽然是个小姐姐有点失望,不过小姐姐还是很好看的,就算有黑眼圈也好看~

班主任叫南宫杰,听起来好像男人的名字啊,而且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复姓的人诶,在三次元里。

我们教官也很好看啊~不过为什么感觉这个教官有点畏畏缩缩的?一点都不像是当兵的人诶。。。

我们班主任有点小凶。。。我觉得可能是最近没睡好,或者校长比较鬼畜,看着那个黑眼圈就很心疼我们班主任

听说我们班主任是有男票的人,不知道她男票对她好不好,南宫老师学校就已经很累了,如果她男票还对她不好,如果我是她说不定哪天一个暴躁就把男票做成人彘丢在厕所里——什么的,开玩笑啦~

南宫老师和他男票感情超好的,我刚刚还看见她男票来接她呢,虽然你是现充,但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本团长就不烧啦~要幸福啊老师,顺便,开学少布置作业~

今天的训练完啦~

超累的——

周围的人都在说腿疼啥的,我没啥感觉诶,可能因为我从小练舞已经有了粗壮的小腿肌?

教官好像是叫。。莫玄羽?我比较记不得人的名字,大概是这个吧。

虽然教官帅是帅啦,但是真的感觉有点畏手畏脚的,今天就有点镇不住有些闹的女生了。。。

嘛,走一步看一步吧。舍友人还是挺好的,就是居然没有人和我一样混宅圈的,有点失落。。。

晚安啦~明早还要早起~

8月23日

唔。。。。

昨晚没睡好。

大概是半夜的时候有人在外面吹超级难听的笛子。

硬生生把我搞醒了好几次。那个笛子真是太难听了,破了好几个音。

这种扰人清梦的人就应该拖出来打一顿然后在旗杆顶上倒挂一天,否则难解我恨!

啊,今天换了一个教官诶。。。

莫教官怎么了?感冒了?发烧了?车祸了?失忆了?穿越了???

后面听说是家里出了点事,所以换了一个教官。莫教官和莫教官家里都别出事就好了呢。

新来的教官叫魏无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陷入了我的思乡情怀之中,简直想吟诗一首——可惜我不会。

最开始看见这个教官的时候我还想着:啊,终于见到一个有我印象中的军人的样子的人了。

然后。。。

事实告诉我。。。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所以教官你能不要不要再在我们站军姿的时候捡根木棍来这个戳戳头那个戳戳手的啊?!

超级容易翻的好吗?!

你再戳我就告你性骚扰啦!

还有能不能不要在教会我们持枪动作后一直喊“持枪”,“放”啊?念的速度还超级快?!

以及,不要笑着笑着就滚到地上去啊?!教官的尊严呢?教官的威武霸气呢?把最开始见的那个正经人还给我啊???

啊。。。

今天训完了。。

我现在不仅脚疼,还腿疼,对未来的军训生活感到一片黑暗

明早从上铺下来的时候我可能会摔在地上,然后就再也起不来。。

【微笑着活下去.jpg】

8月24日

啊,腿疼

从上铺下来的时候双腿都在颤抖

早餐。。。

算了,不提了

今天开始练舞

我还是挺想学军体拳和包扎and手语的

不过我们二营长安慰我们说我们是人最多的方阵

虽然我也不知道人最多为什么是要努力的理由,不过我们营长说的时候是真的觉得:啊,那我要好好努力了呢!

emmmmm

可能我们营长有特别的鼓励(洗脑)技巧?

啊不过那个舞真的太尬了,特别是那个歌词

诶。。。

不是很想提

哦但是连长——就是我们教官跳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舔颜就是我坚持军训而不是早上从上铺摔下来的动力!

晚上第一次领会了什么是“拉歌”。

其实就是两帮人隔得老远八远互喊,谁声音大谁赢。然后输的那边要唱歌。讲真,并不是很有兴趣。全程唯一的感觉就是吵得要死,这边也是那边也是,唯一听清的一句话是“不唱就是小姑娘”(对面是男生营)。

然后我们这边由教官带着喊了回去,好像是“我们本来就是小姑娘”。。。?

等等,教官你这样真的好吗?对面男生二连的教官脸色肉眼可见的黑掉了诶?万一他下一秒过来打你或者放狗咬你怎么办?

不过我们教官好像真的很喜欢去男生那边转诶。。。。为啥?

那边又没他女票

我感觉,我的腿已经要疼习惯了。

明天emmmm

估计不会摔下来。

8月25日

还是腿疼

继续练舞

总感觉教官今天心不在焉的,动不动就往男生三连那边看。

我也看了眼,感觉没啥好看的啊?

无非就是男生三连的教官今天会笑了嘛。。。

说真的,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个教官笑诶?

啊,不行,教官一心不在焉整个队里都有点低气压了

搞得我都有点想家了

楼底下给家里打电话的妹子都哭了,都说不想住校要回家

我也不想住啊,但是不住的话就要搬家,还要重新找房子,太麻烦了

再说,我又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妹子,我那么糙一个人,怎么会打个电话就痛哭流涕呢?

想想就不可能

所以我就不去打电话啦~

让妹子们哭个够吧

8月26日

训练已经麻木了

今天才知道,原来昨天男生三连换了个教官啊?

听说今天又换回来了

讲真,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变化啊?

区别只在昨天的会笑今天的不会而已啊???

教官今天又恢复了

emmmm

等等!

我。。。我有个不好的想法。。。

我。。我想多了。。吧?

一定是我腐眼看人基,一定是的!

你怎么可以这么意淫自己的教官呢?!快收心快收心!

啊!!!

我今天下午撸猫的时候被一个声音特别好听的小哥哥撩了!

他说他家有只加菲!超想去摸的!

不过九减一要怎么算才能等于一啊?

我们教官。。。

为啥我们教官要大老远跑去男生二连去抢别的教官的喇叭啊???

以及练舞

所以到底为什么我们跳着超级尬的舞教官跳着就那么好看啊???

这算什么?

颜即正义??

还有今天走了一遍队列,顺便喊口号

所有的队伍喊的口号都特别正经,就我们,喊什么“生前哪管生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教官,你看到男生二连的连长了么,我刚刚好像看到他去牵狗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提前跑几步啊。。。

8月27日

今天只用练舞!超赞!

不过也没啥好记的了。

对了!

今天看到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姐姐!

然后教官看到那个小姐姐之后就不管我们了。。。

他丢下了我们去和那个小姐姐谈笑风声。。。

虽然小姐姐是好看啦,但你也不能这么抛下我们吧?

音乐已经停了好久了诶。。。

你可能是个假教官吧。。。

吃晚饭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戴眼罩的红衣小哥哥~

靠在食堂门口好像在等人的样子

气势超足搞得我都不是很敢去吃饭。好在过了一会被他哥哥领走啦。

嗯?我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叫的哥哥啊?

墨香高校果真如传闻中一样各路帅哥美女随机刷新啊,听学姐说等入学之后还能看到一个装逼如风常伴吾身但是特别帅的年纪组长诶嘿嘿嘿~

后面吃完晚饭的时候听说教官因为之前看到的那个小姐姐和别的教官怼起来了,吓得我零食都掉了,并且开始觉得明天可能真的会从上铺摔下来,头朝地的那种。

8月28日

站了半天的军姿,练了半天的舞。

仔细看了下我们教官,身上没什么明显的痕迹,这么看来昨晚大概是赢了?

早上才知道教官还会吹笛子。。

emmmm

这让我想起了那个夜晚被破音的笛声支配的恐惧。。。

晚上练完舞要回去的时候下雨了,一个都没带伞,雨又下的超级大,就只能等雨停

于是教官就说我跟你们吹笛子听吧

教官的笛子吹的还是很好听的,比那个晚上听到的好听多了,嗯。

我就说教官虽然平时脱线了点,但还是不会做半夜吹破音的笛子扰人清梦这种事的

8月29日

军训完啦~还是有点舍不得教官的

教官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来做我们体育老师啊?不然音乐老师也好啊?

——————END————————

一个比较傻屌的番外

已知:五连教官在未知的小姐姐出现后就与六连教官开撕,期间男儿连教官带走了小姐姐并踢了六连教官一脚,二营长在帮六连教官和劝架之中犹豫,后被军训的总长官叫走;五连教官十分嚣张并叫了三连教官帮忙;对面二连的一个男生全程维持着想笑又不敢笑的状态。

问:

以上登场人物分别是?

在芸芸众生的河流中,你发现了它,那先贤智慧铸造的小门。

你推开它,借着前人的明灯一路前行。

当你饱尝知识的甜蜜后,欣喜若狂的转过身,试图与他人分享你的喜悦。

可当你回过头,才发现身后只有无穷的黑暗与前人的足迹。

那熙攘的、闪光的、明亮的人流,早已在遥远的对岸。

于是你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继续向着黑暗走去。


——阅读使人孤独


————————

之前看过一本书,叫《迷宫书店》

里面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记得特别清楚

他说:阅读使人远离

刚看的那个时候真的是非常不理解

我也看书啊,我觉得我看的书挺多了,各种类型的都有,但我也没有和班上人脱节啊,我和我基友也照样处的好,天天一起疯一起闹啊

然后

我毕业了

无所事事两个月就继续追追番,看看书,玩玩手机

然后军训

昨天才军训回来

现在想想,军训六天最深刻的感受就是跟不看书的人长期相处真的太可怕了

军训期间全封闭训练

一个宿舍六个人

日夜相对

宿舍里有两个妹子都是看耽美的

本来想着看耽美起码有共同语言

一开始的确还好

然后从第三天开始

闹得让人心烦

说什么都特别闹

早上闹中午闹晚上闹熄灯了还想出去窜宿舍

那种感觉

就仿佛是把一个素质良好的b站用户丢到一堆手机里全是快手抖音的人中间

你甚至不知道要跟他们聊什么

还好宿舍里还有两个上铺的妹子比较正常

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撑下来

第三天站军姿的时候就把中心放脚跟上直接站倒回家

六天军训

从第一天开始想基友,从第三天开始深刻的理解了读书的重要,从第四天开始,思考未来三年要怎么读下去

以前还嫌我们班吵吵闹闹,但现在,我只想会那个吵吵闹闹的班

起码,那个班的女生,不作,不会不分时间地点的闹,会听人讲话,最重要的是,静得下来

我真的想我基友

我甚至想过不知道现在转学可不可行

阅读使人远离,阅读使人孤独

我想这句话我会记一辈子

但我还是会继续读书

无论何时,充实自己,发展自己都是最重要

为别人的所作所为而损伤自己,不值

关于凹凸大赛系统日常抽风这件事(结束后的故事)

由于积分礼包十分丰厚,再加上在密林中斩杀了不少怪,安迷修修完系统后,由第四一跃至第三——刚好比雷狮的积分多出6000.

一天都没找到乐子现在乐子的排名还高于自己的雷狮十分不爽,本来想跟乐子打一架以泻火,谁知乐子三百米外一见自己转身就走,追都追不上。

更生气的海盗团长决定抛下队伍自己出去散散心,谁知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堆杂鱼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什么自己排名比安迷修低是因为打不过他。

雷狮沉默。

雷狮向后退了几步。

雷狮拿出锤子。

雷狮一个助跑一锤子砸在那个瞎逼逼的人头上。

一道巨雷从天而降,贯通天地。

一分钟后,雷狮看着周围一片焦土以及自己蹭蹭上涨的积分,愉悦的勾起了嘴角。

凹凸大赛现排名

NO.1 嘉德罗斯

NO.2 格瑞

NO.3 安迷修

NO.4 雷狮

三名四名相差积分20.

果然乐子还是要找的。

雷狮扛着锤子,环视周围,虽然刚刚几乎被他轰成了平地,但他还是估计出了安迷修离开的方向。

“走了,卡米尔。”

“我们找乐子去。”


END

关于凹凸大赛系统日常抽风这件事(安迷修的视角)

安迷修他现在很不好。

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从心理上来说都很不好。

这已经是他在密林中狩猎的第三天了。

三天前,他遵循着骑士道救下那个被围攻的姑娘却又被姑娘带着不知哪来的同伴反过来围攻时,虽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也仍难习惯心中的厌恶。

身为大赛第四的骑士有自我保护的力量,即使是被围攻,在最差的情况下也有脱身的能力,更不用说这几名参赛者等级并不高。

但更差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料理完偷袭的骑士在不远处的山岩上看见了闪光的电刃撕裂天空贯穿而下——带着雷狮一如既往的霸道嚣张。

平心而论,遇到雷狮——尤其是正面相遇是一件不算好的事,无论你的实力排名与身份如何。对安迷修来说,在这个情况下与海盗团正面相遇更是称得上糟糕至极。

抱着暂且一避的心理,安迷修闪身进了一旁的密林。

刚踏进密林,身旁就传来了兽吼。转目一看,又是一个奇形怪状没见过的生物,本想速战速决,但奈何这怪实在是走位风骚,攻高血厚,又想起之前刷掉第三的传说中的隐藏怪,安迷修只得收敛心思,专心应付起眼前怪来。

待到他终于干掉这怪后,早不知道在密林中走了多远,系统在战斗中似是出了什么故障,现在无法打开查看地图,花大工夫打倒的怪又发现并不值几个积分,看来是为了减少参赛者数量而设置的。

现在的情况是,在从未进入的密林中迷失了方向,系统发生故障无法打开查阅地图,密林中可能存在大量像刚刚一样的难以应付积分又少的怪,安迷修表示,与其陷入这种情况,还不如和海盗团正面对上打一架呢。

三天来,每日对着初升的太阳确定方向,除此以外就是杀怪赶路,杀怪赶路,再杀怪再赶路。

等终于从密林中出来,已经是深夜。

踏出林子抬头第一眼,就看到海盗团长孤身坐在柱子旁喝酒。

其实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安迷修敢以他双眼5.2的视力保证,他绝对在雷狮脸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大大的“安迷修”三个字在一旁的灯光下无比显眼。

安迷修:???

我就迷个路你怎么就这样了???

哪个胆大包天的敢在雷狮脸上写字???

总不会是雷狮自己写的吧???

写的还是我的名字???

是你雷狮飘了还是我安迷修拿不动刀了???

于是一脸恍惚的回去睡了的安迷修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雷狮脸上写着我名字雷狮脸上写着我名字雷狮脸上写着我名字。。。

第二天一个晚上没睡好到现在仍然精神恍惚的安迷修摇摇晃晃来到参赛者大厅,听到丹尼尔飘在半空十分严肃的说,“近日里,大赛系统遭到了不知名处的恶意袭击,发布了一个极其荒诞的强制性任务,影响了各位的参赛体验,对此我们深感抱歉。”

安迷修懵逼抬头,任务?强制的?什么任务?

然后丹尼尔话头一转,“但诸位参赛者居然都信以为真的执行了这个任务,这让我对诸位的认知能力有了些许的怀疑。”

“在这里,我们决定向全大赛唯一一个做出了正确判断的参赛者赠与一份积分大礼,那位参赛者就是——大赛第四,双肩的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啊?”

关于凹凸大赛系统日常抽风这件事(雷狮的视角)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早晨。

闲的发慌的大赛第四带着他的海盗团继续横行霸道,在一锤子抡死了今天的第不知道是多少个杂鱼后,顺手点开了自开赛以来就没怎么用过的大赛系统。

不出预料的看到了那个鲜红的大赛通知。

“要在脸上写上任意一个参赛者的名字?”海盗团长饶有兴趣挑起眉,从地上捡起刚刚从杂鱼手上掉下的笔,抬手就在自己脸上写下“安迷修”三个字。

把笔递给身后的卡米尔,海盗团长再回首神采飞扬,“走,找乐子去。”

关于凹凸大赛的系统日常抽风这件事(格瑞的视角)

♢。。。。没啥好说的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不掐cp,不逆不拆
ok?
————————————


早上醒来,洗脸刷牙后便是日常刷怪躲嘉德罗斯的,关闭了终端提醒音的格瑞,今天也度过了平凡而充实的一天。


……其实并没有。


度过了平凡而充实的……六个小时。



当金找到他面前的时候,格瑞表示其实他已经习惯了。


鬼知道他这个路痴的发小是怎么做到每次都比嘉德罗斯还精准的找到他的。


“格瑞!我问你个事哦。”


“嗯?”保持着面瘫的格瑞其实对金接下来要提出什么问题心里是完全没底的。


毕竟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金所能提出问题的跳脱性。


果然,“你觉得我在脸上写你的名字比较好还是写姐姐的名字好?”


听到这个问题,惯性思维使格瑞并没有去思考为什么提出,根据多年经验,金他提问题基本上是随机提出的。


而思考答案时,单恋已久的情感差点屏蔽了理智,让他直接答出“写我的”这样的话。


但也只是差点而已。


理智最终掐灭了感性的蠢蠢欲动,取得了上峰。


本来想说“写秋的”,但格瑞的直觉让他机智的一顿。


接着脑内便浮现出金脸上写着“秋”字,在赛场中蹦蹦跳跳,逢人就问“你见到过我脸上写的这个名字的人吗,他是我姐姐,我找她好久了……”


格瑞沉默几秒,“写我的。”



凹凸大赛第二的格瑞,在享受了平凡而充实的六个小时后,看着眼前幼驯染灿烂的笑脸,觉得有些蜜汁不适。


这种不适……是的,就和金对他说“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并附赠一个就像现在这样的笑脸是的感觉一模一样。


然后在金楚楚可怜的目光下忍着不适,在自己的脸上写下了秋的名字。


TBC





——————————————————
没啥能唠的,就这样吧
谁能想到这篇我是听着hop写出来的

关于凹凸大赛的系统不定时抽风这件事(金的视角)

⇔啊,不知道为什么,一写金就蜜汁字多啊
⇔时间线。。。不存在的。
⇔不掐cp,安雷瑞金不拆不逆
ok?
——————————————


十一点,终于睡醒的金一睁眼,就看见一个粉红的轮廓一闪而过。


一转头,发现缩在树丛中的紫堂幻。


“早啊……金……”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紫堂听起来比以往还要有气无力,大概是没吃饱饭吧。


这么想的金点点头,从地上一跃而起,虽然地睡着不是那么舒服,但也没什么好挑的啦。


“早啊!紫堂!”


又想想之前掠过的粉色,“早啊!凯莉!”


喊出的下一秒,后知后觉的想起,如果那不是凯莉怎么办。。。


粉色迅速的折返,“早啊,金。”


“啊!果然是凯莉,我就说我不能弄错!”


十五岁的魔女,看着眼前大早上……不,大中午就元气满满的家伙,陷入了自出生一来十分难得的微妙的无语中。


好在金并不是那种读得懂周围气氛的人,“话说凯莉啊,你为什么要在脸上写字啊?”


凯莉眯了眯眼,“你……难道没看最新的任务?”


金挠了挠头,“任务?那是什么?”


“就是官方发布的那个!”面对这样的金,一向自诩冷静的凯莉也不由得有些暴躁。


“哦!哦哦……”被吓到的金小心的看了看凯莉有些发黑的脸色,“话说……任务……要在哪看啊……?”


凯莉:“……”


“我就不该对你这个笨蛋抱有任何希望。”



经过一系列让凯莉觉得在教两岁小孩说话的步骤后,总算是在金的参赛者终端打开了官方发布的任务页面。


但是……


“字好多……不想看……”


凯莉看着眼前这个偏着头,满眼泪汪汪的家伙,好几个深呼吸才压下了一个星月刃劈上去的冲动。


强压着金看完了那并不长的说明后的凯莉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去带着金一起搞事了。


把笔丢给金后,虚弱的凯莉表示自己要回去补眠,并且首次感叹大赛第二不愧是大赛第二。


临走前,金天真的问了一声,“凯莉,鬼狐是谁啊?”


“嗯?”凯莉视线一撇,“没什么,一个白痴而已。”



虽然凯莉解释的无比清晰,但金还是看着那一只小小的黑笔,抱手陷入了无尽的迷茫。


说到要写个名字,还不能写自己的,金倒是第一时间想到了两个人。


姐姐秋和幼驯染格瑞。


那么重点来了。


对于要找的姐姐,和最好的朋友,到底写哪个好呢?
一边的紫堂倒是很干脆的决定了要写的名字……


不过为什么要写那个天天嚷着“渣渣”还缠着格瑞的人的名字实在是很让人搞不懂诶。


金薅了薅自己的头发,寻思良久后最终一拍帽子,觉得去找格瑞。



要说格瑞不愧是格瑞。


听了金的话后面不改色,“写我的。”


如此干净果断,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如此想着的金,今天也毫不吝啬的将主角特产送给了自己的幼驯染呢。


TBC





————————————————
啊,今天没什么好侃的。
感觉凹凸圈要开始冷了啊。。。
感觉最近有大事。
我觉得我的直觉还是挺准的。
还有,魔道要上了啊!!!!
来吧!我腾讯会员已经充好了!~\(≧▽≦)/~
杀天也要上了啊!!!
超赞!!!

突然傻逼的雷总激情告白

“我,雷狮”


“曾经的雷王星三皇子,现在的大赛第四”


“在外烧杀抢掠,在内为非作歹”


“有船,有炮”


“怼得过嘉德罗斯,敢于找主角带路”


“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我上有雷皇太子,下有亲弟卡米尔,抱你享受骑士道尊老爱幼的快感”


“皇家养马场,从了我,千万种马随你选”


“作为凹凸大赛唯二的参赛者,为了你,我都情愿当下面的那个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
我靠我在想什么。。。。

关于凹凸大赛的系统不定时抽风这件事(紫堂幻的视角)

☆前情提要不写了,没什么好记的
☆积分瞎编的,总感觉凹凸里的积分就是那种你以为进账多其实开销更多的感觉
☆时间线……算了不管了
☆不掐cp,安雷瑞金,不拆不逆
ok?
————————————————————


八点,初日的朝阳升起,被生物钟叫醒的紫堂幻,例行点开系统,试着查看有什么自己能接下的任务。


然后看着被置顶的红色强制性任务生生吓的完全清醒。


在看完任务介绍后陷入了某种难以言说的恐惧。


不得不说凹凸大赛真是恶意的集合体,特别是对实力较为弱小的参赛者而言。


比如,紫堂幻。


一只黑笔大概是350的积分,是打倒一只八级的沼泽恐鳄所能获得的积分。


而紫堂幻呢?


现在的紫堂幻还只是一个连对付一个二级的幽爪蛋都吃力的参赛者。


“还是,太弱小了啊……”自从遇到金后,他就一天比一天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了大赛的险恶,以及自己的渺小,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在身份上。


看了一眼身旁睡得死死的金,摇了摇头,还是起身去找今天的早点了。


凹凸大赛中的一切都要用积分交换,但值得意外的是,大赛的丛林中是有果实生长的,不得不说这可能是大赛对参赛者最后的一点善意了。


等紫堂幻再次回到金的身旁时已经是九点过半了,啃着果子,金还是睡得死死的,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摇了摇头,再回来的路上已经看到有参赛者为了一只小小的黑笔而陷入了缠斗中,这么一想,这个任务真是完美的体现的大赛的恶意和创世神的恶趣味。


“现在可能有积分也买不到笔了吧”,这么想着,却还是无意义的点开了大赛公布的任务,从等级最低的一栏慢慢看起。


十一点,正常人吃午饭的时间。


睡饱了的金终于悠悠转醒,睁眼就是一个从天空略过的星月魔女。


“早啊……金……”,压低的声音的紫堂幻缩在一旁的灌木丛里,竭力祈望着不要被空中的“掠食者”发现。


金从地上一跃而起,睡了一晚硬实的大地看来并没有给他的行动造成任何不便。


“早啊!紫堂!”一如既往元气满满的打招呼。


“早啊!凯莉!”也是一如既往的大声。


空中的魔女清晰的听到了金的招呼,动作迅速的折返了回来,“早啊,金。”并笑意慢慢的打了招呼。


紫堂幻面对着面前的星月魔女,除了恐惧外近乎什么都查觉不到。


可他想,我似乎是在颤抖的,因为对面的魔女看着他,挑起了一个极为玩味的笑。


在那之后的是已经不太记得了,金似乎问了凯莉一个令她极为不喜的问题,紫堂幻在一旁看着,极度担忧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有些许嫉妒。


为什么我不可以……


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勇气……


要是我有和他一样的天赋的话……


金是光,从紫堂幻和他相遇的那一刻起,他的世界就被他点亮。


但同时,也让他深深的,明明白白的看清了自己的弱小,卑微。


看着手中的笔,那是凯莉走前丢给他们的,任务上说,必须要写一个除自己以外的参赛者的名字。


他不敢写金,因为难保下一步是不是追杀自己亲手写上这个名字的参赛者。


金,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


一路上看到的参赛者,写的好像都是……嘉德罗斯……?


那么就写吧,至少在最后的最后,他能这么对自己说。


“我这也算是鼓起勇气去挑战大赛第一了啊……哈哈……”






TBC


——————————————


好的现在是闲扯时间,不想看的可以直接退出了~\(≧▽≦)/~


本来想走沙雕风来着,写着写着突然发现,诶我怎么写的这么严肃???


然后我仔细想了想这大概不是我的锅,这大概是幻幻的自有buff┐(´-`)┌


写的时候到那个现在的幻幻连个二级的怪都撸不过和最后向大赛第一挑战的时候就,蜜汁悲伤。


然后后面一想,人家第二季的时候把大赛第一按在地上摩擦,就很……emmmm……喜感???


我可能是疯了别管我(* ̄︶ ̄*)


然后写严肃了也懒得改,就写了点我对幻幻的看法。


幻幻弱,是毋庸置疑的。


but,作为弱者,他也有自己的善良啊,看法啊,之类的。


所以我在本篇想表现的,是一个善良,有一点从众心理,会嫉妒他人的优秀天赋,会向往遥不可及的强大,珍惜来之不易的友情的幻幻。


啊,说到这我就想起来,当初那些骂幻幻的,理由是啥不太记得了,反正我看到的所有骂的话立足点无非就一个,“你tm这么弱为什么还能活下去啊”。


当时就很想笑了。


所有这么说的人,好好想想,你自己有人家这么努力吗


然后前段时间,就幻幻黑化的那段时间


居然还有人说幻幻黑化是因为玻璃心???


你们真的懂人家的感受吗???就在那瞎逼逼???


弱的时候嫌人家弱,强的时候就说人家玻璃心???


剧本给你,你来写。


所以说b站弹幕环境是真的好,至少我在看的时候没看到诸如此类嘲讽的弹幕。


然后关于幻幻的cp,我个人是吃嘉幻的,嘉攻,幻受。


虽然这大概只存在于同人yy里=_=


这次想了想安哥雷总都要到挺后面才轮的到了,有的心虚,就不打安雷tag


啊,感觉扯的这些比正文都长……(我去在更一发好了)


最后的最后,你们真的对写什么名字在脸上没有任何看法吗??


自己编很痛苦啊(我还不想这么快暴露我磕那些cp啊)


感谢有耐心能看到这里看完我瞎扯的你,辛苦了●v●


可以的话来找我聊天啊,安利也好吹凹凸也好扯其他cp也好啥都好啊